【all你】叶皇后

ooc有

 

如果梗有相同,一切只是意外。


这是一个特别开放的国度,任何人都能任职要位,就连皇帝也是,而你就是那位皇帝,我朝历史并不是没有女皇帝,相对的,女皇帝通常都有宏大的丰功伟业,对你压力不小,你上头并不是没有皇子,只是他们都表示对皇位没兴趣,一个喜爱经商,一个喜爱文墨,一个喜欢美人,最终皇位就落到你的身上,但当时你年纪尚轻,所以但是当时的皇上急着退位,便指派一人担任摄政王。

 

那便是我国斗神,叶修。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静静地完成从简的仪式,不舒服的拉扯着身上艳红的嫁衣,看见父皇警告的眼神收回手,闷闷的一杯接着一杯将来劝酒的人都吓到了。

 

早闻皇上酒量非凡,没想到是如此海派,已经五缸下肚,仍然面不改色,然而太上皇十分不高兴,摆摆手招来侍卫将你压入新婚房,一眼看破你想逃避洞房这点小心思。

 

「来人,皇上喝醉了,带她去新婚房休息,让皇后伺候着。」一把开上前护卫的手,抖抖衣袍,整整自己的玉冠「孤没事,孤能自己走,都给孤退下。」然后你在父皇诧异的目光中走向所谓的新婚房,其实只是那个人以前的寝宫改成的,只是稍稍翻新,当然也是皇后本人要求。

 

你推开房门,刚好撞见已经拿下头纱的叶修,他有些尴尬的的抖抖手中的红头纱,对着你轻笑「就当没看见吧,假装事你揭开的,如何?」「孤没有意见,那夜以深了,皇后睡吧,不用待寝了,孤去外塌睡。」说完黈也不回转身离去,留下满脸错愕的叶修。

 

隔日,皇上夜宿外塌之事,并没有传便整个后宫,原因无他,因为你当天万上甩叶修脸,他只是有些错愕,回神后直接将你从外塌抱会床上,霸王硬上弓,你再次醒时,叶修正张脸埋在你的颈间,温热的呼吸都喷洒在你的肌肤上。

 

然而你只是沉默的将他从身上移开,自己更衣后便离开上朝,等叶修醒来看见你如期上朝,面色开始凝重。

 

按理,大婚隔日,皇上可以不用上朝,有宰相主持,让皇上与皇后好好温纯,今日朝中大臣都看见你上朝,这只代表一件事,皇上与皇后不合,连温纯的必要都没有。

 

这个国有个特别的现象,有些朝中大臣同时也是后宫的一员,当然能力要够强,尤其是在女皇帝常常有皇帝为了巩固皇位与人才,不惜以身体作为筹码,但是你其实还只是年纪尚幼的皇帝,还没有到使用着手段的地步。

 

「陛下,您今日大可不必上朝的,是不信任臣的能力嘛?」「倒不是不信任爱妃的能耐,孤纯粹无聊。」站在你侧身在你耳边细语的是宰相喻文州,同时也是你的妃子喻妃。

 

他事先成为宰相才进入你的后宫,只要你的后宫成员都是你信任的群臣,都是当年你父皇位你挑的得力助手,想来长时间相处多少会有些暧昧情愫,不如这样正好。

 

称谓是你们之间的小情趣,他们从不自称臣妾,你也不曾喊过他们爱卿,只是你们之间的小小默契。

 

喻文州对于你没说完的话语摇摇头,柔声劝道「您又何必与他置气,您也比任何人都明白,叶大人对您的爱比得上后宫的所有人……」「够了,文州,你在说下去,就别怪孤翻脸不认人了,孤明白,既然他敢要后冠,那就要做好心理准备,戴了那后冠,就没有孤的爱。」「罢了,本意是来散心,来这还要听你说教,孤走了,反正本来就不需要孤主持。」说完你突然起身,整整黄袍,甩袖离开。

 

「陛下是从何开始自成孤的,就这么厌恶我?就因为我想要皇后的位子?」你不理会后头叶修的质问,自顾自的折着梅花,挑选着好看的几只收入怀中「厌恶?没有在心里的人,孤一点情感都没有。」你可以感觉到叶修的愤然,你淡漠的问到「阿修,咱们认识多久了?」「21年了,从我7岁起,与你相识快21年了。」「对,孤四岁那年你失手将孤推入湖中起,整个人都赔给孤了,阿修,聪明如你,你会不知道孤的想法?卸下后冠,你还是什么?」

 

「就为了摄政王?那也是你父皇任命,为了你,我将自己的一生都赔了,你还有何不满?」「阿修,皇后你爱当就去当吧,但是只要你还在着后冠的一天,就得不到孤的爱,因为孤有这天下要护。」「你太自私了,你怎么能这么自私!!!」「自私?御权之道不也是你教的?是你教会了孤,帝王之道,必须无情,尤其是皇后,那只是政治婚姻,不能有爱的。」

 

至那日花园一谈后,你几乎不再踏入皇后的寝宫,不论谁来劝也不听,就算被太上皇派人强压进去,也与叶修分开歇息。

 

但叶修明确的在你眼眸深处探寻到深深的眷恋,让他明白你在隐瞒着什么。

 

「臣参见太上皇,太上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嗯,免礼,那孩子还是在躲你?」「回陛下,是的。」「这样啊,那孩子果然放不下啊,明明都跟他说天塌了,有朕顶着,也不小的在患失患得什么,到底是谁给他灌输帝皇之道啊,中二期到了?这孩子开始发神经了。」

 

「陛下,是臣灌输的,臣当时怕公主被人骗,就让他学习如何分辨人心。」太上皇听到叶修的解释,一脸自做自受的表情看着他,「行,就帮你在卜卦一次,最后一次,你在帮他改命下次死的就是你了。」「臣遵旨。」「会听才怪,看见朕的宝贝闺女,就跟魂飞了似的,啥鬼都以他为主,小心以后成妻奴。」「如是为了妻君,一切都是值得。」

 

按照只是叶修偷偷摸近你的寝宫,低头细听你的梦呓,将额头轻轻贴在你的额头上,清晰的看见你一身嫁衣娇羞的埋在叶修的胸膛里,场景一换,看见你亲手为他戴上后冠,眼中难掩幸福。

 

再闪过一道场景,你与他站在对立的军队上,你痛苦的对他嘶吼,然而他不为所动,怀中搂着与你相貌相同的女子,女子笑着嫣然「再见了,冒牌货。」

 

「啊!!!呜……唔……唔唔……」你被恶梦惊醒,刚张口想尖叫,但却马上被人堵住嘴,被叶修抓到机会细细啃吻,再他松开你的嘴,他轻轻拍着你的被,再你耳边低语「双胞胎有如何?哥认定的是你,谁也抢不走,你是哥的,哥也是你的,懂嘛?我的小公主?」你楞楞地点点头,叶修满意的你表现,有接着说「那明天别上朝了,哥打点过了,你可要好好弥补哥这么多天独守空闺喔,亲爱的陛下。」

 
评论(11)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