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文】关于渣男那些事

 @每天都在作死的逗比 你的点文请签收



那年你在华山之巅看见了那人与他人亲密的身影。

 

冒着身体的不适,也要披着风雪来到这山巅看新爱之人一眼,被身旁的大夫劝戒也不回头,一路走上山岳之顶,发间掺着白雪,鬓角皆是寒霜。

 

但那人却与其他女子交往趁密,你完全不能接受。

 

那年他误入苗疆地区,身负重伤,便是你救了他的性命,日久生情,他许了你一个美好的未来,许了你一个壮丽的美景,现下却已是成空,皆是破碎之景,毫无保留,狠狠碎裂,这时你也明白了一旁那位自称爱人挚友吱吱呜呜的不肯带你上山的原由。

 

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大夫也是明白的,当日因为千里迢迢地来到中原,水土不服的大病一场,勘勘命为之际被万花谷大夫的他救起,在养病的期间想他打听爱人的下落,汤下他神色一愣,之后便对这话题有所闪躲。

 

你也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女子,虽痛心但只少你还没有损失任何事物,眼下只有回去,这男人,呵呵,给点教训也不是不可以的。

 

「你要回去了吗?不好好教训他一顿吗?我记得你们五圣教女子都是敢爱敢恨的,让我很是佩服。」眼前的长歌女子便是顺道带你还到中原的友人,因为有事现行离开,你却重病缠身,让他非常自责,决意护送你回苗疆。

 

「恩,感谢少侠,我们出发吧。」你点点头并且感谢她的护送,那女子也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撩开帘子让你上马车,这时一道纯色的身影驱马而至,你只是稍稍掠过,没有看清,已经上了马车,而那位长歌门弟子还在车外,身为车子的主人也是她与来人交涉,轮不到你。

 

「这位侠士神色匆忙,可有要事?」「请问这位少侠可又见到一名苗疆女子。」「不,在下并没有看见,如没有要事,在下先告辞了……」这时那人却看见坐在马车内的你,紧缩了瞳孔,对着你喊到「妳果然在这,你别走,听贫道说,事情不是你想得这样的……贫道是爱你的,贫道与师妹是清白。」

 

你抿着唇不说话,但是外面那名长歌门弟子看不下去的开口了「世间娜个男子不是这么说?道长要是真心喜欢这位女子,有为何不洁身自爱呢?请您别再来丢人现眼了,再如此纠缠,且别怪小女子痛下杀手了。」一把华美的长琴横在他眼前,惊得他往后退了几步,在那名女子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之下,瞪着双眼看着你们的马车缓缓远去。

 

「你不想他寻仇,自有人会处理他,我的师姐与他也是有一段情份,我答应过师姐,她还在世时,是不会对他下手。」你身旁的长歌门弟子自顾自的诉说着,你有些困惑的问了一句「您的师姐呢?」「死了,自刎的,因为那个道长去了一趟苗疆整个人变了,后来受不了他变心,自杀了,在你来中原的那天早晨。」

 

语音一落,你看见那名女子笑得灿烂,突然马车一晃,紧急煞住,他马上将你护在怀中,在停下后,他与你对视看了一眼,缓缓下车,让你待在上别动。

 

「怎么了?」「事情都处理好了。」「喔?动作挺快的,唐门弟子的办事效率真是让人安心。」「少说笑了,想你师姐这好的女子被他这样对待,你不下单,我也代替师兄对付他。」「少贫了,钱你收好,别让我师兄师傅知道我干这事,不然回头又要跪厅堂了。」你侧耳听见车外的对话,两人有意无意地响声音放大,像是想跟你说,那个道长已经被人处理了,你还是死心吧。

 

「那他如何了?」「打残了,顺手剪了,往后此生只能包着度过。」「干的好,唐乐乐,我喜欢你的办事风格。」「不要叫我唐乐乐,我是唐乐,我回去啦,我师兄还在周围转呢,你自己小心,没事护送人干嘛,根本是我师兄在护你们回苗疆。」「有意见自己去跟你师兄抱怨啊,我真的不需要有人整天在我身旁转。」

 

再回到苗疆之后,你请人去打听消息,得知那人已经失去了行房的能力,人生活都无法自理,看来那日,那位长歌门弟子与唐门弟子的对话是真的。

 

 

 

 

切勿以为感情可以玩弄,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