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X你(♂)】改写历史 结局二 (2)附上路人甲乙丙丁的人物設定


雙胞胎弟弟 蒼穹


雙胞胎哥哥 滄蘭


總管大哥  鳴,對他是男的owo



變態(劃掉)醫生薩蘭,還沒有正式出場的變態醫生www


然後,我好像寫百鬼夜行男神X眾帳號卡的花吐喔!!!(打滾,大家都來吐花啦!!!


ooc严重


 


你是男性你是男性你是男性很重要说三次


 


你有名字你有名字你有名字依旧重要再次警告


 


私设多多






「表哥,对不起,我从来不知道姑姑做了这些事。」你看着窗外人们本走的身影就是不看对面的少年,你身旁的沧兰笑道「文州少爷不用在意,我家少爷也不是有意的,只希望您知道,少爷这已经是心理疾病,可能有时会失控,请您多担待。」说完,一道匆忙的身影飞奔到你们面前「少爷,银煌少爷您没事吧?沧兰怎么做事的,回头去领罚。」「是,您说的都对,我的错,鸣,别紧张,我们家少爷只有打人的份,哪有受伤的道理啊。」沧兰笑着轻柔地抓起喻文州的手臂,上面赫然有着鲜红的抓痕。


「真的非常抱歉,关于医疗的费用我们来付,希望您……」「不用了,表哥也不是故意的。」「啊?您是文州少爷?十分抱歉……」



之后鸣说的甚么,你也仔细聆听,你沉默地喝着沧兰帮你点的奶茶,一杯一杯的接着喝,喝完了沧兰就帮你叫,他看上去大勒勒的,其实很细心。



你与喻文州的关系,大该也是天道搞的鬼,你明确的记得你的母亲并不姓喻,是余,木钦的身分也变了,从一个千金小姐,成了……喻文州家好像经济条件也不差,但就是母亲是逃家,然后遇上爹结婚生下你。


你家最特别的大概是你们四兄弟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每任母亲最终都会被爹的克妻命格克死……你是老么,没甚么感觉,克能大哥感觉比较有感觉。


那之后还是一样的,产后忧郁症的关系,母亲依旧厌恶着你,只是不同的是你们被分开了,你是由爷爷一手带大的,然后受不了一直辱骂着你认错人一直索求爱意的叔叔开口骂了母亲,成受不了打击的母亲自杀了。


真可悲啊,但是你是不会同情他的。


「表哥,虽然姑姑做了这么多不好的事,但是喻家还是欢迎你的到来……偶尔来做做吧。」喻文州突然将话题拉到你身上,鸣与沧兰望着你等待你的决定,你释怀地说道「好,我会去做做的,表弟。」



在这之后,命运的轮轴依旧转动,沿着轨迹移动着。


例如三哥开心地拉着你一起开发游戏,例如文州经常来你家作客,又或者你过年过节会去他家作客,例如你与王杰希还是拜入一名大仙门下,互道师兄弟,他兄你弟,因为入门时间你比较晚,你们曾经一整年都在外头历练抓鬼除妖,日子过得倒是快活。


又或是,你还是遇见了叶修。


那是你18岁生日宴会,因为是值得庆祝的18岁爷爷大笔一挥,必须盛大宴请,几乎将所有人都请来了,有同为B市的王家叶家,还有楼家几乎上流社会的都被请来了。


「这位是犬子银煌。」你望着打一开始就一直看着你的叶修,本能感到恶寒,一直对自己说,这其实是叶秋吧其实是叶秋吧,阿修最好会校的这么灿烂诸如此类的话安慰自己。


就在大人们都在聊天,你对爹点点头就离开了宴会厅,你放慢了步伐,穰深厚的人可以好好跟随,顺便在前方帮他开路。



「你的习惯还是没变啊,总是认为自己最年长因该负责,但其实我两相差岁数不大。」在后头稳稳跟上的叶修笑着来到你所带领的庭院,在来之前你已经遣散下人,你板着脸看着依旧在笑的叶修。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剪断了因果线了?你不可能有接回去的能力或是逆转时间,王杰希吗?不对,他不需要这样犯险,他的命格不足以支撑他这么乱来……」你低着头自言自语的分析着,叶修直接打断你的思考「你忘了还有天道吗?跟你待久了,我逐渐也听见了他细微的声音。」


「你答应了甚么!!!你怎么可以,你不该答应他任何条件!!」你嘶吼着「这样我的所作所为不就白费了!!」你愤恨的拍击的桌面,怒视叶修「你就是这样,我跟你说大眼都不会这样安排,你跟大眼的通病都是帮人安排好要走的路,但是你太过决然了,也不问他人意见,你有想我的感受吗?你认为分别是最好的答案?」


你低着头,被叶修骂得无法回嘴,心里觉得委屈,你明明也在心中挣扎许久的决定被人嫌弃的一文不值,你非常不满,「还不是担心你死了,我怎么办,假如只是没有相识,这份孤单我也愿意,指绍你还活着,我偶尔可以去看看你……我……我……」从母亲的死亡到现在被叶修的质疑,一切的一切,让你的心终于忍不住溃堤了。


「呃……你别哭啦,我不是故意让你哭的,只是我希望你能不能下次别再丢我一个人……」叶修对于你突然哭泣有些不知所措,伸手用指腹轻轻挑掉你的泪水,你抱着他无声地哭泣着,他只是一下一下的拍着你的后背,就像当年被人质疑时,他也是这样安抚你。


「你答应甚么条件?」「我不能说,这是条件之一。」「……我明白了,可是据我所知的事件都被打乱了……我不知该如何是好……」「做自己就好啦……你就当人重来一次就好,而我不会放弃的。」「随便你。」


你不去理会叶修眼底的情感,既来之则安之,这一世,你想完成未了的心愿便飞仙,不在理会红尘俗事,既然有机会,这回绝不再被挡在情关前,令家代代为情所困,只因他们以情字为家训,一直都是随心所欲的。


反正令家也够让你如此跟随本心。


正音入此常常被挡在情劫前,跨不了那个坎,最终直到那人辞世,才慢悠悠地飞仙成仙,就像爷爷那样,只是后来爹爹与叔叔的出生,有让他推迟了成仙的时间,当然后来天道直接帮他成仙管红尘,也就是现在令家的家业,倾听天意,简单地说,就是听天道这话唠说话。


天道太寂寞了,从出生到岂,天地开元之初,一直都是一个人,直到有一群人的血脉可以听到他的声音,有何尝不想有人陪他聊聊天。


上一辈的倾听者是爹爹,这一辈的是你,所以你等同于未来当家,身分地位有差,但是因为后来你跟叶修在一起,虽然被叔叔与爹口头训了几句,但他们也释怀了,毕竟叶修本来就是你的情劫。


你的情劫有三个人,叶修,苏沐秋与喻文州。


苏沐秋,离开得太早,喻文州你们没能再有交集,所以被叶修拦在情关前他们一点也不意外,以情为家训,当然会为了情感放弃成仙,宁愿与他一同偕老,捧着他的枯骨一同登仙。


爷爷终致那人死亡才明白自己的心思,所以从小对我们的教育都是把握当下,不希望他的悲剧再次上演。


『喜欢我送的礼物吗?』「呵呵,喜欢的不得了,所以条件就这么简单?」『喔~我的孩子啊,对你来说好像很简单,但是对叶修来说是个痛苦的决定,谁都不能保证人生从头来过,爱你的人还是爱着你,他与他人的分别就是那相处将近十几年的默契,这是对他有利,让他赢在其跑点,但是我抹消了你对他当初那份炙热的爱意,他必须从头来过。』


「我有个朋友曾说过,不过是从头来过而已……对他来说……这并不难……是吧。」你笑着站在月光下,转头看着拟人的天道。



【是吧,阿秋,从头来过的人生,我想跟你一起走到最终,为此我会不择手段。】你下定决心地想着。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