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三】穿越屏幕 第八章

OOC有

 

自创角有

 

大多数玩家是帮会人

 

玛莉苏注意注意注意    

 

CP未定 有原创单恋原创的部分

 

 

 

 

「我拒绝你的请求。」

 

热闹非凡的扬州城外的茶馆,一大一小的身影静静坐在茶馆的一个角落,如果不忽略一桌子满满的饭菜,还以为只是普通的主仆出游。

 

为什么会认为是主仆出游?当然是因为两人身上的布料差距,小的看上去只是普通黑衣,但上面的花纹大有学问,华贵的纹路隐绣着,显示着娇小身躯的高贵身分。

 

大的那个,一件看上去布料不错的白衫罩着,与腰间泛光的短棍,看上去就是价值不斐的神兵,若有说两人之间的差距,大概是气势吧。

 

「耶!为啥要拒绝?帮源明雅打工很好啊,再说卖面子给多多对我们未来拓路很好啊……」豪丐口若悬河的想要说服面前的少女,连说词都在来的路上都想好了。

 

本来再来之前,源明雅就有说过神司性情古怪,但只要抓住几个要点因该还是很好说服的,在他临走前告诉他几个她买来的情报,希望神司能放软态度帮助他。

 

「我还是同样的答案,不论你问几次都一样,反正是副本,你自己去刷啊,源明雅一定没跟你说,他在我这碰一鼻子灰。」少女放下手中的茶杯,清脆的声响打断豪丐的话语,同时也宣示着少女的耐心耗尽。

 

无法用言语说服少女,豪丐只好将目光传向一旁当背后灵的冥,眼中迫切的希望冥能帮他游说。

 

豪丐看的见冥,原因很简单,因为源明雅知道神司并须听从神明的话语,所以帮豪丐开了天眼,方便他游说,事实上,这只是让冥对他的印象糟糕,因为冥的外冥极为俊美,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当初相识时令望月才没有反身就踹对方下体,而豪丐的错误就是喊名女鬼……身为冥府最高执法者,被认成鬼就算了(某些意义上是),还认错性别,你当大家都是阿萨辛啊!!!

 

再说,阿萨辛也不过是妄想成为神的凡人,何德何能与众神仙比拟。

 

「朕一向不会过问这孩子的决定……」冥悠悠拿起令望月面前的茶杯,缓缓喝下,笑意轻浅回望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的豪丐,「可您因该是非常清楚这是个机会……能与轩辕社交好,或者同时也可以刷霸刀山庄的……」豪丐的话还没说完就没冥打断,「喔,所以你是打算放弃藏剑山庄的好感度了?就算现在无法使用,但是未来能帮你修缮装备的会是谁呢……」冥别有深意的瞄了一眼豪丐腰间上的神兵,见对方面有难色,有接着说「再者,百花堂虽偏居一偶,气势大不如前,并不代表是软柿子……」还有众神仙护着,会担心一个小小的轩辕社?当然话并没有说出来。

 

因为令望月拿出了两个令牌放在桌上,留下一句话后就离开了,「随缘,假若你成功招唤出我,那做个人情道不可否,毕竟也是天命。」

 

帮豪丐付了饭钱后,令望月按照约定回到藏剑山庄取琴,在藏剑弟子带领之下来到剑炉,手中拎着打包好的饭盒,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会不会埋首锻剑,虽然是自身心态不太好。

 

感谢带路的藏剑弟子后,将伴手礼先交给叶泊秋孝敬她老人家后,熟门熟路的走向深处,前方一道鲜红色的身影,令望月有些疑惑的叫唤,「李将军?」被小孩子的声音叫住,李承恩诧异转身,发现对方是名岁数不大的女孩,一身华贵的服饰,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孩子。

 

「正是,不知小妹妹有何是嘛?」有些疑惑为何年纪着么小的孩子会出现在剑炉,难道是迷路了?令望月有些迷茫无助的表情坐实了李承恩的猜测,「小妹妹是不是迷路了,别怕,等等叔叔带妳出去。」语毕,也未等令望月回神,就被拉起小手往深处走去。

 

剑炉的深处,青年脱下金灿灿的上衣光着半身,阖上的眼帘并没有妨碍手上的动作,手持巨锤敲打着琴中细剑,白发被整齐的高束在后脑勺上,琴身的缺口已经修补完毕,但是琴中剑的毁损状况必想象中的严重,耗了不少时间在修补细剑。

 

聚精会神的敲打着,每一下都灌注了心力,在敲下最后一下的同时,一道宏亮的声音与金属的敲击声同时发出,「阿英!我来看你了。」李承恩看见好友的当下立马出声呼唤对方,恰好是对方工作告一段落,不然李承恩也不会打扰到对方,而伴随李承恩的话语,接着一道少女特有的嗓音发出的急促的警告「李将军,再不放手我就要叫人啦!!!」李承恩不解少女对于他顺道带他回家有什么不满,不过是牵牵小手有不会少块肉。

 

当然如果只是牵手,令望月当然不会有意见,但显然这位李将军并没有想到两人的身高差距有多大,与其说是牵手,倒不如说是抓着令望月的手,让其整个人腾空,手腕传来阵阵撕裂的钝痛,让令望月一时没忍住眼眶中的泪水,望见叶英,情绪不稳哭喊,「呜呜呜!!小蒙!!救我!!!」李承恩疑惑的思考在场之中有谁的绰号是小蒙的,难道是指四庄主叶蒙吗?因为令望月的呼唤,叶英心疼的迅速拍掉李承恩抓住的小手,将令望月揽入怀中,令望月也顺势埋在叶英胸口,轻颤的肩膀与闷哭声昭示着少女的受到的创伤。

 

「欺负我没武器!!欺负我个子矮,变态!流氓!罗莉控!!小蒙咬他!!」在得到叶英的安抚,令望月像是壮了胆的猫,手指直指李承恩破口大骂,叶英想要帮好友开脱的话语再见手腕那圈红的有些发青的指痕,又将其咽下。

 

经过叶英的调节,便化解了误会,李承恩不好意思的搔首,令望月赔不是,「小妹妹别生气啦,你瞧是糖葫芦喔,不吃?那叔叔的马草给你好不好,这可是上等的竹皇草……」

 

虽然化解的误会,但是小心眼的令望月是不会这么容易讨好的,离开了叶英的怀抱,同时也发现他正赤着上半身,不忘偷摸两把,而叶英眉头都没有皱任由少女乱摸。

 

「小蒙,我的琴呢?好了吗?我要去刷副本了,不过其实没有琴也可以拿别的代替……」说到这里,李承恩也发现少女背上的漆黑的细剑,看的出来是一把神兵。

 

「抱歉,已经修理好了,琴弦不用帮你装上吗?」叶英对着摆弄细剑的少女询问当初的要求,「恩,我答应过他了,琴弦一定要找他拿……」

与此同时,豪丐手拿着聚义令与义金兰给源明雅交任务,听完令望月最后的话语,源明雅眉头紧皱,接过聚义令,对其念念有词下咒,再将它交回给豪丐,「虽然不知道你与神司的关系是否是挚友,但是聚义令是只要曾经一同共战就有机会被招唤出来……」接下来的话,豪丐打断他,「望月只是有自己的原则,当她将聚义令与义金兰给我就已经表明态度了,你放心,他一定会来的,因为他与多多,不对,赵涵雅有惺惺相惜的经历。」

 

云幕遮挡住了豪丐的眼眸,但是源明雅可以清楚的感受道在布后面锐利且深沉的眼神,这个人……不简单,也许比他所认识的人都还要危险,但是只要没有触及他的底线,那封印在体内的怪物就不会出现也说不定。

 

这大概是源明雅在经历过令望月周身释放的神压之后,第二次不自觉的颤抖,惹不起……他与令望月都惹不起,而在他们所编织的守护下的人们也不是你所能伤害的。

 

世界的走向开始偏跛,究竟是好是坏,皆无所谓,因为这个世界需要新的支柱,一群超越九天的支柱,这是世界所选择的,无法反抗的天命。

 

所谓归路,看来是遥遥无期了。

 

如有转OP,请标著作者。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