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x你]需要来点鱼浆吗?(已新增兄长大大的片段

 @鱼粥太太微微子 

ooc严重

BE注意

此梗来自于[污力动电机]

对,我就是要把那只渣鱼打成浆,喂黄少天(大雾

私设有

你坐在咖啡厅的窗边,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一对男女亲密地有说有笑,你笑着喝了口茶,看着黄少天着急的拨打着电话。

萤幕显示着免持,当接通的同时,对面那对情侣的男子起身接听电话,你眼中笑意更深,而黄少天更为紧张。

「喂?」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文州,我……」你润润桑后开口回应,却被他冷声一句开会,抱歉,之后挂断,萤幕显示着通话人的名字。喻文州。

「嫂子,你听我解释,队长,队长他不是这样的人。」黄少天急忙解释,你只是沉默的喝着咖啡,默默地看着他,等他说完他想说的,你才悠悠开口「事实摆在眼前,少天,我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还被蒙在鼓里。」

今天因为黄少天无意透露喻文州要出门约会,他半开玩笑的向你恭喜,你一头雾水地表示今天你跟喻文州没有安排,他说今天有会议要开。

黄少天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又想向你证明他家队长不是那种人,才来到他知道喻文州定位的餐厅对面的咖啡厅观察。

事实証明,喻文州背叛你了。

你不理会黄少天说的那些解释,因为你的无视,黄少天也沉默了起来,直到他停止解释,你悠悠飘了一句话说「跟他说,我们到此为止。」

然后默默拿起手机拨打电话,你看对面餐厅招牌上有着你最熟悉的家族印记,跟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后,满意地看见那对情侣错愕地被赶出了餐厅。

你起身准备离开时,被黄少天拉着「嫂子,你自个跟队长说啦,这样象是我害了他……」黄少天难得说话吱吱呜呜的,你也爽快的不让他搭担子「行,让他来南京找我,我们当面谈。」说完你便离开,留下依旧错愕的黄少天。

你指挥着属下们帮你把东西整理好搬上车,因为人数不少,动作也就快了,再搬完最后一箱,你跟这那个属下一起下电梯,恰好与喻文州错身,他有些讶异的看着你,想要从过来跟你说话,却被属下挡住,无可奈何地拨你的电话,你低头拿出手机,再抬头看着他,在他期盼的眼神中将手机挂断。

让属下那张化验单给他后,头也不回的上车离开。

回到了南京老家,你爹开心的帮你办接风宴,你难得回家一次,他非常开心,在问道有没有男朋友时,你笑笑着说「没有,刚分而已。」

只有你的兄长用担忧的目光看着你,你摇摇头「已经不重要了。」他轻轻揉着你的头「真的不用处理掉?让妹妹难过的人都应该去死才对。」哥哥温柔地说着残忍地话语,让你无奈地笑了笑。

那可不行,好歹喜欢过,被哥哥处理的话,会没有全尸的。

你的兄长是妹控这件事,大概上流圈的人都知道。

你曾经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告诉喻文州你家是黑道这件事,但是他的回应只是淡淡地,当时你还天真的认为这是不好笑而已。

喻文州这么宠女友的人,会吝啬一个笑容,大概那时就已经回不去了。

知道你没有男友后,你爹积极为你安排相亲,而上流社会就那么点大,在你经历一圈义斩全队,最终还是遇上了那位叶先生。

「呦,真巧,在这遇见你,哥真是荣幸啊。」你笑笑的看着叶修,看着他一身西装笔挺的形象,愣住了大约五秒,你才缓缓回神「这也是我的荣幸,叶神。」

「叫叶神多见外,叫叶修就可以了,听说你跟文州分了?」你拿餐刀的手微微顿住,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啊,是啊,我甩了他,谁叫他要跟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在一起。」

「陈诗诗,前女友,听说是女演员,别笑了,真难看,有什么事哥帮你解决。」叶修伸出他那双漂亮的手轻轻拂过你的脸颊,你摇摇头,侧过脸闪过他的指尖,见你抗拒,叶修也收回了手。

「沐澄她们都为你抱不平,偶尔跟他们保平安,不然哥会被他们吵死。」你被叶修生动的表情逗笑了,忍不住吃吃地笑着。

「这样才对嘛,女孩子就是要多笑才可爱……是说真的不给我一个机会吗?」你望着叶修严肃的脸色,你沉默着,在叶修低头准备放弃时,悠悠开口「我会考虑的,叶修。」

之后你借着上洗手间的名义离开,泛红的耳根让你举棋不定,心中的痛楚让你无法喘息,走到一半,突然被人推向墙壁。

「你可让我好找,大小姐。」你看着眼前的男人,冷漠地看着他近乎疯狂地眼神「喔,本事不错,进得来,是靠女友吗?」你讽刺地说着。

这里可是高级会所,没有特别关系是无法进入的,据你所知喻文州只是普通民众,最多是有名的老百姓。

「这不用你管,现在立刻跟我回去。」「为什么?我跟你已经结束了,你听不懂吗?结束了,那个字你听不懂。」你想甩开他,却被他压的更大力。

「你以为把孩子拿掉,我们就什么没关系了?你怎么敢?那可是你跟我的孩子!」「就是跟你的才不要!你还不明白吗?喻文州,我可不知道你有这么愚蠢的时候。」

「所以你跟叶修在一起!!!你劈腿!!你也没资格说我。」「你那只眼睛看见我跟叶修在一起,我跟你分了,你还不准我找下一个?很抱歉,这是我爹安排的相亲,我还遇过周泽楷呢,就是没有你,你想怎样。」

仿佛被你的话语气疯的喻文州,猛然低头狂吻着你,你厌烦的提脚往他胯下一踹,顺势从礼服裏快速拿出一把装消音器的手枪对着他。

「喀噹。」手枪同时上膛的声音,一、二、三、四,加你手上这把总共有五把枪对着他,望着他错愕又绝望的表情,你悻悻然说道「我好像有跟你说过……我家是卖军火的。」

这是叶修因为听见声响,跑来查看,就看见你跟你下属手裏拿着武器瞄准着倒在地上的喻文州,一向优雅地他,也有今日如此狼狈。

「有话好说啊,ㄚ头啊,何必弄刀弄枪的,这小子我带来的,谁叫ㄚ头你连给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你望了望叶修,将身旁属下递过来的资料甩到他脸上。

「事实胜过于雄辩,我知道他不是你带来的,所以不用帮他开脱了,喻文州,你只剩两个选择,一、现在立刻滚回去跟你的小女朋友温醇去,二、我现在就崩了你,免得本小姐看你恶心。」

「何必呢?」「当然,不这么做,等等动手就不是我这么好心的留全尸了。」

「哎哟!我的妈,妹控真可怕。」叶修说着说着,尝试的伸手触碰你的掌心,见你没有牴触,就安心的牵着你的手。

「你可想好,我可是不容许他人背叛喔,喻文州就是你的榜样。」「没事,没事,什么大风大浪哥没见过,多多指教啰,大小姐。」


后面有些欢乐是我的错觉吗?

一定是我眼睛业障重

 
评论(3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