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網三】自家兒子女兒主場

ooc嚴重


沒有莫雨只有傷哥


私設多多


銜接十金娃娃,望月就是出門尋仇啦


靈魂附身注意







令狐伤回神就已经发现自己被人放倒在狼牙军营中,身软如棉,没有一丝一毫的气力,连动根手指度极度费力,丹田附近阵阵燥动的热源,努力回想失去意识前的画面。

 

白月与藕粉相交的身影。

 

会是谁,有办法再三招内将他拿下。

 

『看来你很疑惑,小爷就稍稍为你解释一下游戏规则吧。』悠悠传到耳边的声音,令狐伤却找不到声音的来源,判断对方身处远方,用内力传声,遍布在四处张望。

 

『吼喔~真冷静啊,希望接下来你还能如此不迫。』对方对于令狐伤的沉着感到不屑,直接开始解释他所谓的游戏规则。

 

  1. 此地为狼牙军营。
  2. 令狐伤已经重了化骨散与不知名的春药
  3. 在狼牙军眼中,令狐伤是一名貌美的女子

 

「喔~哪来的小妞啊,来让大爷好好疼惜,哈哈哈。」对方刚解释完,就有狼牙军不怀好意靠近令狐伤,他二话不说地拿起金蛇剑想要一刀了结对方,却因为全身无力,吃力地持剑。

 

然而在令狐伤视线范围内的一棵树上,一名粉衣青年依坐在粗大的树干上,优雅地为自己添上美酒,不忘低头询问树下打坐的白衣男子要不要与自己对酌,但男子摇摇头,拒绝了青年的邀请。

 

「……可怜。」令银煌望着不远处得满身伤痕,吃力的抵抗狼牙,虽然表情没有变化,狼牙也没有接近他半分半毫,但看他挥剑的速度与动作,便能知道对方已经大不如前了。

 

「可怜之人便有可恨之处,我们已经很仁慈了,没有直接找苏曼莎算账,让他师父来有何不可,这点小心思,拉不倒他的,算过了,最多是衣服破烂,经历难过而已,死不了人。」令双华将手中酒水一饮而尽,瞇起那好看的桃花眼,耻笑道。

 

「怎么没等我就开刷了,受害者是我耶!!」这时令望月湖绿色的身影,运着轻功缓缓地降到两人所在的树下,将不满写在脸上,下意识拢拢身上的毛大衣,由于令望月的到来出乎意料,导致令银煌没有帮他伪装,令狐伤立刻发现她的身影,一到剑气向他劈来,令望月只是斜眼一看,手伸剑指,虚空一画,凭空出现漫天的碎花,挡在令望月的面前,抵销了令狐伤那软弱无力的剑气。

 

「我是因为大意,再者,当时是为了诈投,不然怎会受你徒弟一掌。」令望月烦躁的为自己找借口,面子还要撑着,不自在的扯着自己的大衣,希望藉此得到勇气,「你们是令家……神司令家。」因为令望月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双华已经下了结界,以免狼牙军对令望月下手,剑指着令望月,令狐伤眼神锐利的看向树上悠哉的令双华。

 

「是与不是,君自定夺,吾等非君,难料君心。」令双华似笑非笑的回答令狐伤四句话,而一旁原本阖眼的令银煌,突然张开双眼,由原先的暗红色换成了冰蓝色的眼眸,转身准备离开。

 

见状,令双华跃下树干,同令望月一左一右的跟在令银煌身后。

 

三人的背影,彷佛告诉身后的令狐伤,你就像玩腻的玩具,被人遗弃至此。

 

「令狐伤,知道为何受到如此对待吗?」令银煌在不远处停下了步伐,没有回头的向令狐伤开口,淡漠的声音宛若寒风刮过耳边。

 

「汝,惹火之人,姓令。」

 

最终忍受不住体内毒素乱窜的痛苦,按耐不下丹田处的火烧,跪在地上,在和上眼帘前,看见的是一片白月,与男子一声轻笑。

 

「娘,你对这家伙太好了吧,还给解药……刚刚的霸气呢?」令望月板着脸看着银月操作令银煌的身体,温柔地给令狐伤喂下解药,而银月柔声解释道「耶~至少解了春药吧,你这样等于让你家小雨子憋着不准渲泄一样啊,何苦,点到就好了。」银月不忘检查令狐伤的状态区,严肃的朝令双华招招手。

 

「华儿,化内散你下的?」令双华见银月表情严肃,他也严肃的点头,而令望月则马上理解银月想要表示的事情「师傅,令狐伤是外功吧,有内力值吗?」「也许有啊,以防万一,因为七秀也是拿剑的,仍然有内力啊。」银月微笑地摇着头,自家大儿子说的也是有理。

 

「好啦,仇也报了,把人送回去吧。」银月说着,对着令狐伤虚画几笔,他的身体就花微光粒消失了。

解决了孩子们的麻烦,银月就开始检查离自己上次上线时有那里不同,除了琴萝长成琴姊,大儿子终于与庄花和好外,最大的变化因该是令这个姓是代表的意义。

 

这是打算与多多抢地位吗?神司……这取名(默,掺合阴阳术他没意见,但是改写天命……双华,你只是想找个正当理由来解释当年的十年喑哑,换叶英一世光明吗?

 

他后悔把权限下放给令双华这傲娇。

 

脑洞解释(大概

 

令家,神司,来自距离侠客岛不远处的一座不知名的岛屿,为那座岛上民众的民俗信仰下的产物,只有被选上的祭司,才可冠上令字一姓,一生一神相伴,有类似阴阳术的神秘力量,上知天理下知地理,甚至有人说,他们有改写天命的能力,但通常伴随惨忍的代价。

 

例如:所谓十年喑哑,换叶英一世光明,便是身为玩家,令双华提前知道叶英眼瞎华发,所以跪在水神面前,希望改变这既定的命运,在叶英闭关开始,必须无法开口说话,声音是令双华的骄傲,被人剥夺骄傲,又必须为自己声音走火入魔,导致他与叶英次次错过。

 

令望月为木神所庇护,正因如此,才能在漫天飞雪的时节,侥幸存活,暂且没有改变剧情的行为……拐走少爷不算(误,因为武器为琴中剑,倘若必须付出代价,预定是暂时无法弹琴,但其实他心底深处的骄傲是莫雨,自己却不清楚,大概会收到莫雨死在毛毛手上的消息做为代价,有造假空间(笑

 

令银煌由光神庇佑,能力绝大部分布是视觉上的错觉,不然就是吸收光线,导致一只黄鸡可以隐形,很有礼貌,很听话的君子鸡,经常被令望月欺负到头上却甘之如饴,明明满等还是一路陪着令望月做任务,支付的代价预定是与银月的联系或者是眼瞎,但因为有银月的操作,所以不太会做出出阁的行为。

 

以上,所以说,想要改变剧情,身为娘亲的银月会收尾收得很痛苦。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