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雨BG】情人節吐槽

OOC嚴重


私設多多


 @黑化猫先生 餵投

 


看着脸越来越黑的莫雨,令望月只能无奈地苦笑。


系统不断显示的提醒,莫雨注视着令望月……不断的重复,直到团长喊拉托,令望月依旧第一时间被杀死。


事情大约发生在前几日令望月大海听时发生的。


在这个玩家与NPC有所交流的世界里,常常会上演着副本伦理剧的,想想上回血战的令狐伤,被云无漪一个智取一波带走,是谁说伤哥难打的。


当时过剧情的时候,令望月与同伴们在帮燕羽辰跳鱼头解成就,在进门前,就已经决定要打毛毛了,只因为……莫雨难打,令望月表示平日被放水雨养坏了,完全忘记他可是攻防BOSS之一。


当大家开打,不知何故,毛毛一直点名令望月,就连一仇都在令望月身上,结果可想而知,令望月躺了,很简单的道理,莫雨也不是第一天在副本看见他躺了,心疼归心疼,他还是知道不能宠着,直到他看见团队频的对话脸越发越黑。


因为选择打毛毛,所以莫雨被系统判定为队友,当然看的见队伍频,再令望月躺地板后,没多久团队频出现一句,「我发现毛毛对我深沉的爱……」一旁的毛毛尴尬地瞄了一眼莫雨,确定对方没有气到直截发疯,才松口气。


其实他也不是故意一直点名令望月,只是巧合而已……真的,就算现在她是中立,浩气也仇视啊!!


之后推倒毛毛后,令望月马上被人拉起来,随后远地打坐回血,这段期间莫雨明显的摆出,我炸毛了快来抚摸我顺毛,我就马上原谅你,可惜令望月极为不解风情的跟着大部队的走去下个王那里了。


「莫雨哥哥,望月姊跟源明雅还有多多是旧识,并列三神世家。」毛毛开口帮令望月开脱,但是效果不彰,至少莫雨没哪么生气,却口气依旧很差,「喔!那在南绍皇宫的时候看她兴致不错的再看萧沙跳舞来着……」


「唉!那是她光躲石头就来不及的,拿还有时间顾及我俩,跳QTE是他们团员啊,她要跳,你不是还弹开她吗?」「哼,还不是怕她手残害死自己,到不如别跳了。」


在毛毛努力不懈的游说,莫雨才心情好点准备离开海厅的副本,走在NPC道路上经过三王的地方,莫雨不自觉地停下脚步,看着令望月手持泛着黑色雷光雷冥剑一刀劈向三王,迅速解决对方,让一旁的源明雅与多多傻眼。


「雨哥还不是不放心,望月姊很强的啦,她的同伴也是。」「你说的可是那个每次进本都躺地板的令望月,你可能记得她可是只又这个时候藏剑山庄才去的勤,平时巴不得绕路走,还不是为了蹭免费的修装费。」「这个……雨哥,倒是很清楚呢。」「只是凑巧知晓的,才没有可以打听。」


自从令望月那日去找谷主退阵营,他心情就没有多愉快,王遗风也失落多日,恶人谷中能忍受他笛音的人,除了从小听到大的他之外,就剩令望月这名被幻魔心训练出来的少女可以忍受了。


此后的某日,令望月跟着同伴一来了花月观光团,在发现兴致冲冲的奔向韩非池面前,「师傅!师傅!徒儿来看探望你了。」韩非池正眼都没看令望月一眼,只是语气平静地说了一句,「你来啦,可让为师盼到。」抬头看一眼一旁的云无漪,补充一句,「师傅在后头,能看见你如此有成,想必欣慰。」


云无漪默默点头,「多谢韩先生提醒,无漪有机会去看看先生的。」「喔!所以今日不去看看他老人家,那就可惜了。」韩非池再向两位他可堂常见的学生慰问后,就缓缓在定点,对所有人点点头,表示可以开怪啦。


在解决掉韩非池的同时,令望月被韩非池拍拍头,转头疑惑看向他,韩非池没有回答他,只是慢悠悠的拖掉脚上鞋子,放进箱子里,「相知的,是不是你的就看运气了。」「耶!!就知道师傅最疼徒儿了。」令望月冲进韩非池怀里一把抱住他的腰,没多久发现自己摇到鞋子就开心地捧的鞋子有碰又跳。


「傻孩子。」韩非池宠溺的摇着头目送令望月离开,「相知手法没学好,再好的装备也没用。」


可惜韩非池也是专攻莫问的,所以也没办发教他相知,能为徒弟做的只有给他质量好一点的装备,只少补量漂亮点。


而在二王处,令望月是第一次打花月,所以并餔知道会在这里遇见莫雨,假如他知道,也许不回想打二王了,尤其是昨天他无视对方,在成都围观15毛嘴炮,被抓现成的。


今天看见毛毛一脸尴尬的念着剧情,其实是想暗示令望月去帮他顺毛,就可以不用打了,可是令望月一向不会读空气。


就放任莫雨脸越来越黑的清况下被坦开怪,然后就像开头说的,令望月第一个躺下,趟在一个非常尴尬的位子,就是莫雨的脚下,值得庆幸的是莫雨是裤装,但是之后他无比的想帮令望月换衣服,在他第二阶段会升天在天空发掌。


而令望月这些玩家必须两边奔走打小怪,到这里都没有问题,问题在于这几天令望月换了一件上衣,之前的衣服是连身裤装,这件只是短打,只要二段跳,粉粉的内裤就会被人看见,尤其是当他翻转向上时,在上空的莫雨看得非常明显。


就这样来来回回,在令望月努力喷走的时候,莫雨的气在不知不觉中消了,同时鼻头躺着两行血痕,仗着令望月罗莉身高矮,在坦不明所以的脸色中抹掉鼻血,最后甩了一件腰带都到箱子中。


欣慰地看着令望月摇的腰带,开心的在毛毛身边炫耀,一旁的花哥挥手叫住他,低头说了几句,令望月就点点头,将手中的腰带给了对方。


今天情人节吧!!为何他家情缘把定情物送人啦!!却死守前面那个老头的臭鞋子啊!!!


莫雨不爽的原地坐起,运功疗伤,闭上眼睛感受着寒气在经脉中游走,突然感觉到一股暖流跟着寒气融合然后为他疗伤,莫雨也没有睁眼,只是勾着嘴角,暗笑,算对方有心。


缓缓睁开眼睛果然看见令望月在不远处换上补装小小的手指拨弄着琴弦,认真的模样,让莫雨看得出神,令望月也没发现莫雨已经睁开眼睛,依旧认真,直到莫雨悄悄靠近一把握住他幼小的手。


隔着手套摸擦令望月有些破皮的手指,低头问他为何把装备送人,不是常吵缺补装,「因为……我喜欢当DD,比起在你身后,我更喜欢与你并肩,这样就不会有机会当补了W。」


「既然下线,又何必回来帮我补血。」「难得有血条长的练习对象,再说今天是情人节啊。」「你还知道今天情人节啊,你想去哪?」「你在的每个地方。」「好。」




 
评论(8)
热度(26)
  1. GhostKs银白色的月光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