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雨BG】十金娃娃

 @黑化猫先生 餵投


OOC嚴重


歡迎來吐槽


莊花CP組串場



达达马蹄划破紫源山的平静,一身湖绿色长袍的少女跨坐在龙子身上,快马加鞭地赶到恶人谷的领地,一路狂奔到山腰上的一座凉亭前才勒马停下,迅速的下马,从包包中拿出竹皇草犒赏他一路的辛劳。

 

迈开步伐悠然走向凉亭,对亭中之人下跪「谷主,你找我?」回答少女是一阵狂乱的笛音,那是恶人谷众人闻之色变的魔音,可惜对少女来说小菜一碟,毕竟他的门派师傅可是那位韩非池,这点音色不足以让少女皱眉。

 

「如何?」一曲奏罢,王遗风转身询问着少女的感想,在这恶人谷中就少女与他的师父算是志同道合,你说莫雨?那是他已经习惯了,况且平时有少女在历练的耳朵,还不到能评论的等级。

 

「谷主尚有进步的空间,比上次见面进步许多,不知谷主传唤我有何要事?」少女再次提问,只能说王遗风兴致来了,神仙都阻止不了他的演奏,「望月,我听闻你在洛阳历练时,被安禄山的手下打伤,竟动到你师父吗,事情如何了?」

 

令望月微微叹息,果然是为了这个事吗?但也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够,才会大意被人打了一掌。

 

「回谷主,事情已经结束了,当时刚好与师兄一同历练,所以师傅压制了狼牙军,带着我们一同离开。」令望月据实禀告,同时也将令银煌的事情告知,王遗风沉默聆听着令望月的描述,突然说了一句让另望月愣住的话,「我要问的不是这个,你受伤了。」

 

被王遗风直直地盯着,令望月心虚地的低下头「回答我。」「回谷主……是的,现在尚有内伤,当然调息几日已经有好转了。」看见另望月示弱的行为,王遗风也心软了,挥挥衣袖「你下去吧,这件事我是不会作罢的,莫雨也来了,你去瞧瞧吧,当年的事,我想你也明白的。」

 

令望月点点头,便转身离开,如果这时他停下来回头看凉亭的话,会发现他师父优雅地坐在亭中品茶,可惜他没有,也就错过的辣到粉色的身影。

 

「喔?看不出来你这么重视这孩子,我倒是讶异啊,王谷主。」令双华笑弯眼眉,调侃着王遗风,后者只是幽幽地做到令双华的对面,拿起他泡好的白毫,为自己添上。

 

「怎么说也是自己看大的,就想莫雨是你半个徒弟,望月又何尝不是自己半个徒弟,徒弟受伤,作师傅的生气是自然的……好茶啊。」

 

「这您放心,我是不会就此作罢的,我会让安禄山明白他招惹的是什么人物。」令双华睁开的眼眸泛着红光,柔声说到。

 

「呦!少谷主,几年不见,你也变化太大了吧。」令望月远远就看见站在不远处营账前的一身白色深V毛皮大衣的莫雨,暗想,这都要跟师父一样啦,昆仑不是很冷吗?又是露胸又是毛皮的,你到底是冷还是热啊?

 

「好久不见了,望月。」莫雨侧过头淡漠的向令望月打招呼,眼神却出卖了他的情感,人都明白莫雨他眼中的热切,除了令望月,他自动理解成奴隶看见主人的热情,就像藏剑山庄的师兄们跟军爷们一样。

 

「恩,算你好运,被师丈禁止动武,不然就跟你来一场……」件令望月又涛涛不觉得跟他抱怨一路上的事,敏锐的捕抓到关键词,「你受伤了?我看看。」令望月却一手拍开莫雨的手,「在胸口上,你要摸?」莫雨尴尬的手回自己的手,马上转移话题。

 

「你还记的我跟你第一次见面的事吗?那时我就在想,能让你下跪的人,一定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所以跟他走一定能得到力量。」莫雨拉着令望月在一旁的石头上坐下,开始回忆在紫源山上的初次见面,那时他还不是恶人谷少谷主,而她也不是恶人谷的恶人,仅仅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孩。

 

「事实证明,你并没想错,能让我跪下的,世上也没几个人了。」遥想当年,那个在悬崖旁痛哭的少年,大概是那个时候,她就认为莫雨是个爱哭鬼,连她拿糖葫芦给他,他也只会「毛毛,毛毛」的,烦都被他烦死了。

 

当然这也倒指后面在稻香村相遇时,满脸不耐烦。

 

「对了,我刚刚在来这得途中看见一个布娃娃,很像当初我给毛毛的那个……可以帮我买吗?」莫雨试探的询问令望月,当然对方不耐地骂他「为什么我要帮你买啊!凭甚么要本小姐帮你跑腿啊。」「因为奴隶想要的东西要向主人申请……」莫雨越说越心虚,连一旁的守卫都在偷笑。

 

令望月挑了挑眉,看着莫雨「我知道了,等我回来,你就最好实行奴隶该有的行为,该打扫就打扫,暖床就暖床啊~小雨。」

---------------------分隔线---------------------------

令望月望着窗外的霭霭白雪,距离上次被苏曼莎打伤已经过了快一个月,期间除了被禁止运功,没有什么不太方便的地方,真要说大概就是被某人拜托花了10金买了一个破布娃娃让她气得违背约定跟他插旗,虽然下场就是在床上躺了一个礼拜。

 

「又再看雪,你很喜欢?」身后传来一阵呻吟声后,被人从后面环抱住,感受着身后的温度,用头顶轻蹭的来人的脖子「当然喜欢雪,我是在一个漫天飞雪的日子出生的。」「恩。」「莫雨。」「嗯?」「我可没有咬你喔,我很收敛了。」侧头看着他遍布全身紫红的痕迹,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你抓我,你指甲要修了。」莫雨无奈地握住令望月的手,看着那略长的指甲,他都头大了,「我以为你又这种爱好……再说这是为了弹琴……」令望月一面瞎说一面起身离开莫雨的怀抱,敛起地上散落的衣服「望月,你一定要去……」莫雨并没有将话说破,令望月已经穿好衣服,拢了拢毛皮大衣。

 

「当然,我可是锱铢必较的恶人啊~」


 
评论(22)
热度(24)
  1. 病名为爱银白色的月光 转载了此文字
  2. GhostKs银白色的月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