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雨BG】稻香村疾走

OOC有

 

文渣出没

 

私设多多

 

我眼中的少爷就是这么傲娇(并不

 

艳阳高照,稻香村的外围有两名年少的孩子在奔走着,其中一名少年神情慌张,急急忙忙地向前奔跑,顾不得身后的少女,而少女吃力的紧跟在少年身后,身后背着一把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琴。

 

「喂,前面的,跑慢点,你跑这么快等等被人发现……」少女一边气喘吁吁,一边对这跑在前方的少年呼唤,但对方像是没听到似的,依旧往前走,少女受不了的解下背上的琴,稚嫩的小手轻抚琴弦,「雁落平沙。」

 

满意的地看着少年被他定在原地,走到他身边跟他仔细说明界下来的路线与注意事项,要他不准再将他丢在后方,自己闷着头往前冲。

 

在得到对方的回答,解开定身,解开的瞬间,少年又迅速地奔跑,再次被甩在后头的少女无奈地抱琴叹息。

 

想想前几日跟着师傅冲冲来到扬州,就接到谷主的通信,就被师父指派来给谷主打下手,当然谷主也答应这是倘若能办好,回头给他放假,对于小孩子来说,是很好的奖励,但是当他到了稻香村外围时,知道是要给莫雨当保母,还不能当得太完美,他就心塞,这根本是赔本生意啊。

 

值得欣慰的是,刚刚的叮咛看来少年是有听进去了,一路沿着少女指示的路线走,但少不了被人发现,这时候,少女就会默默地持琴一一震飞,然后悠悠地跟在后方,因为他知道再浪费唇舌,莫雨还是会一路冲,不会停下脚步等他,当他停下脚步就遇到只身一人无法处理的困境,当然对少女不足挂齿。

 

「你……」莫雨再次看见面前准备攻击他的敌人伴随琴声倒下,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身后好不容易追上的少女,除了因为奔跑而满脸红润,一路上皆是从容不迫地处里着敌人,「干吗?谷主有交代,不可以让你过度运功,想来还要关注你,倒不如我帮你解决,你可真好命啊,大少爷。」察觉到莫雨古怪的神情,少女撇撇嘴,一边收琴一边解释,将不满全写在脸上。

 

「……谢谢。」莫雨别过头小声说道「什么?」少女抬头停止手中的调音,不解地询问莫噢,「……没甚么。」「是喔,你干嘛像个女孩子一样,扭扭捏捏的啊,真是的,走了。」少女瘪瘪嘴,一把抓住莫雨的手,一路向前走。

 

手中的细剑迅速向敌人的颈部划开,拿出手帕将血渍擦去,少女眼中不免有些落寞,刚刚在他抵挡住敌人的攻击时,莫雨头也不回地冲入屋中,随然对方的身手不足为惧,但是这种被抢玩偶的感觉真差,想来他长这么大,师傅可从来没让他吃什么苦过,如果小子以后会入恶人谷,定要让他好看。

之后队伍人数让少女的青筋直跳,这是要保护的人变多了是嘛,好在有两个浩气盟,我就可以不用理他们,反正有他们跟着不至于怎样,再说又个万花谷弟子在,他也轻松,之后就一路慢悠悠地跟在大部队身后,捡捡他们漏掉的敌人。

 

一路跟在毛毛身旁奔跑的莫雨,突然发觉身旁少了少女的琴音很不习惯,随然那些是肃杀乐曲,停下脚步回头向队伍的后方望去,看见少女一身湖绿色的长袍与一旁的陈月聊得很开心,时不时将身旁的敌人轻松解决,一如开始的从容不迫。

 

因该是美好的画面,但两人的对话传到耳边,莫雨觉得自己头好像又疼了,「耶!他们是竹马竹马啊,看莫雨那蠢样,我赌一定是受,你看我师父一脸不可一世的样子,还不是被师丈妥妥的收了,现在只要是听见藏剑跟看见黄衣服的都直接插旗枉死理抽。」

 

莫雨没忍住自己拍像少女的手,看着少女不满的捂着后脑的瞪向他,「想想就算了,别说出来,笨蛋。」但少女却暧昧的笑了,「你没反驳啊~」

 

「你这个小受受……」

 

睁开双眼,令望月望着岸上袅袅升起的炊烟,满是茶的馨香,无奈地发现自己做了一场奇特的梦,梦见从前,梦见自己诡异的行为,有人说梦境呈现心中的渴望,难道他渴望看见少谷主被人压吗?这件事绝不能让本人知道。

 

「唔,下雪呢……好美啊。」令望月这时才后知后觉的拢了拢身上的狐皮大衣,理所当然的接受着某人的好意,伸长着手想要接窗外的雪花,同时房门被人打开,刚刚梦境的主角走了进来,褪去了当年相遇的稚嫩,随着岁月越发越成长沉稳,关上房门挡下门外的风雪,转头却瞧见令望月如当年一般幼稚的行为,眉头微皱。

 

「望月,你风寒刚好,还没学到教训嘛。」令望月尴尬着默默地关上窗户,嘴上不忘反驳莫雨「是没把窗户关上的你的错。」对于令望月的指责,他只是微微点头「恩。」「所以说……你这个奴隶就因该……等等你刚刚说啥?」令双华远本想象往常一样滔滔不绝地对他说教,莫雨的反常让她不免一愣,「都是我的错,抱歉,望月。」但令望月的反映超出他的预期。

 

令望月立刻起身一把将莫雨案在墙上,咬牙切齿的说「你再说一次,莫雨!!」被令望月女上男下的压在墙上有点奇特,毕竟他比令望月高,却硬生生被她按矮,莫名的压迫感,让他怯怯地再说一次刚刚的话语却被令望月斥喝「莫雨,你有种再道歉试试看,本小姐就剁了你,你为我做奴役之事,是因你输给我,但是你仍是恶人谷的少谷主,未来要继承谷主之志,现在你在这里给人道歉,算什么少谷主啊!不要丢恶人谷的脸,丢师傅的脸,还有我的脸,混蛋。」

 

莫雨被令望月骂得一愣一楞,尚为回神,就被对方一脚用力踢小腿,顺势贵在在地上,而身后的女子已经拿起放在身旁的盈缺琴,莫雨原以为对方准备弹拨琴弦,摀住了耳朵,却看见令望月勾起艳丽的笑容,抓住琴的一端。

 

「鹤归西山!!!」

 

女子的怒嗔响彻天际,传到凉亭中的两名对坐的男子不约而同地微笑「是鹤归孤山啊,算了,这孩子用得出来也是深的你的深传啊,英。」令双华无奈轻笑,叶英也微微勾起嘴角「遥想当年其实是想交他轻剑的剑法,谁知他对重剑的天赋无人能敌。」

 

「我不解,为何要让那个叫莫雨的孩子去道歉呢?」「望月也是姓令啊,你说呢?」令双华挑眉将问题丢回给叶英,叶英摇摇头,看来有人没打算这早将徒弟嫁出去,当然他也没有这个打算。

 

令望月说是他们的女儿,一点都不过分。

 

有哪个姓令能接受自家恋人示弱,就算是自己也不行,就像梅花一般高傲。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