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语—黑道pa】

ooc有

私设众多

架空世界观

all少主(大概

可能腐向

虽说是黑道Pa不过好象被我写出神秘组织的感觉
—————————————

「唉!今天又是吃餃子……是又醫死幾個?」望著餐桌上擺滿一盤盤各種餡料的餃子,兔兔包歎口氣,問著身旁的鵠羹,這次餃子又出了什麼紕漏。

「拖欠醫療費沒有及時收取。」鵠羹盡責地回答兔兔包的疑惑,順手架起一顆美味可口的鮮蝦餃子。

「來,少主,啊!」「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自己吃就行了。」
「唔,这是新的惩罚吗?不能亲自喂食,简直就是酷刑。」鹄羹委屈地对着兔兔包说道,眼角有些湿润。

「那就请你直面死亡吧,前影帝先生。」兔兔包毫无怜悯之心自顾自吃了起来。

「对了,那费用又讨回来了吗?算上利息没?」兔兔包咽下了鲜虾饺子,对着空无一人的地方开口询问。

「已经收取完毕,也收取了利息以及一颗肾脏。」松鼠鳜鱼从暗处走到兔兔包身旁单膝跪下,想他回报。

「嗯,很好,我非常欣慰,你们办事效率越来越好了,来,张口,这是奖励。」兔兔包夹起面前自己最讨厌吃的韭菜饺子喂给松鼠鳜鱼,虽然对兔兔包来说是自己讨厌吃的食物,但是于不挑的松鼠鳜鱼来说没什么,况且是可爱的少主亲手喂食的,更加美味。

「好孩子,嗯对了,佛跳墙呢?」兔兔包忘了望四周,难得没有看见那个整体黏在身上的青年。

「他去谈生意,最近有一批货销量异常,需要维持一下平衡,虽然德州帮我们看着,但还是小心为妙。」鹄羹内心虽有些嫉妒松鼠鳜鱼可以吃到兔兔包亲自喂食,但还是尽责地向他报告。

他的职责便是替兔兔包处理好所有一切,而他心爱的少主乖巧的待在他为他编织的鸟笼,享受着一切就好。

「喔?货的销量异常?让鱼香肉丝打听打听,我怀疑这后面有问题。」兔兔包快速的吃完一盘鲜虾饺子后,又伸手想拿不远处的三鲜饺子,伸长手想要拿,然而被刚好忙完的扬州炒饭看见,对方轻笑一声,将面前的三鲜饺子轻放在兔兔包触手可及处。

「您的胃口还是一如往常的好,请您保继续持。」「如果能不每餐吃点饺子,我可以吃更多,啊啊,扬州炒饭你干脆少写或多写一个字好了,不然写错字也好,我吃饺子吃腻了。」

「请您别强人所难,我可是很用心经营自己的工作。」扬州炒饭笑着回绝兔兔包的要求。

要知道,专门负责整个组织的资金,不能有分毫错误,一个小错都会造成组织莫大的损失。

「哼,怕什么,那点小钱,芋泥一分钟就赚回来了,我想吃扬州炒饭啦!」兔兔包还是任性的趴在桌上大吼大叫。

「就算您这么说,组织的大家并不希望自己犯错。」扬州炒饭有些为难,而这顿晚餐就在兔兔包不小心被自己口水噎到,而画下句点。

或许是上天听见兔兔包的祈求,隔天午餐的桌上出现饺子以外的食物。

望着桌上摆满了德州扒鸡与佛跳墙,兔兔包忍住自己想要大笑的心情,伸手轻摸趴在他大腿上撒娇的佛跳墙,强装镇定地开口询问一旁同样低沉的德州扒鸡。

「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面对兔兔包的询问,德州扒鸡的头低的更低。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本来在盯货,突然德州就跟着一群警察跑了进来……」佛跳墙先开口说了,但是说到一半就把脸埋向兔兔包的怀中,这样的举动让兔兔包不知道怎么说他才好,只好侧头望着德州扒鸡。

「你没接到通知?」「是的,我本以为只是一件简单的任务,没想到是……不过我并没有被怀疑身份,只是那批货……十分抱歉。」

「没事,我想大概是宴仙坛,不过他们竟然如此堕落……真可怜。」兔兔包毫无悲伤的表情说着。

「想来他们能对年幼无知的我下毒手,看来有不过尔尔。」想起当年他们是怎么对待这空桑的年幼少主,在场所有人都面色不善。

「好了,既然已经过去了,就算了,下次小心为上,德州,你自己在警署小心点,觉得待不下了,就回来,我养你。」兔兔包一手摸着佛跳墙柔顺的发丝,高傲地对着德州扒鸡这样说道,然而这样的姿态只是增添更多他的可爱。

「不,请让我继续为您卖命。」兔兔包微笑地伸手轻拍德州扒鸡蓬松的毛发。

「那要替我卖命一辈子喔!到死都是我的人。」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