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之契约-过往云烟(北京烤鸭x私设御侍)

Ooc有

主要就是补充一下自己御侍的私设与过去的背景

———————分隔线——————



『废物』这是伴随自己成长的称呼,再这个力量为尊的家族里,及便是家主之子,也是会招人辱骂欺负的,就然下人都会暗自冷眼的。

如果要问自己为何没有真的堕落,除却了飨灵们的关爱外,大抵就是在爹爹眼底的那抹忧伤,即便他隐藏的非常好。

没有飨灵陪伴的令未央,每每看著总是带著热腾腾的食盒来看望自己的北京烤鸭,一律冷漠的冠上有些破旧的房门,明明这破烂到轻推便会毁坏的木门,但他从来不会伸手推开,明明是这样对待著他,他总是笑盈盈的将饭盒放在地上等待自己去食用。

「反正是爹爹拜托你的吧。」不明真相的自己说著这般伤人的话语,不曾想过言前恶˙男人究竟有多难受,抛却了一切也要与自己在一起的那分心愿。


望著破旧肮脏的桌子上摆放著发馊的饭菜,最终还是决定吃门外的饭盒。

「未央做的很好呢。」耳边出了酸梅汤的称赞外,还有讲台下那些较不出名字的亲戚的鄙夷,不管再怎么努力,再如何的优秀,自己也不会获得族人的认同。

因为自己是个连契约都失败的『废物』。

耀之洲每个世家都会进行的仪式,招唤出一个专属于自己的的飨灵保护自己,不知不觉间,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招唤失败的就是没用的废物。

从五岁起,身边就没有飨灵照顾,久而久之长大后,才发现自己成了大人口中的废物了。


「唔,未央问汤圆为什么喜欢未央?当然是因为未央有著好闻的味道,甜甜香香的,对吧!酒酿。」「唉!!是的,香甜的气味,让人向往,还有一股温柔的风。」

不论问谁,都是这样的回答,你对飨灵来说有一股特别的气息,让他们想要亲近。

「你是因为我身上的气味才对我好的嘛?」久违的今泡再热水中被人瘥磨著,害羞的将脸埋入水中问著北京烤鸭,也许是吊桥效应,不论外头怎么说,最在意北京烤鸭对自己的想法。

过了很久,久到你以为他不会回答时,他这么说道「不是,我对少爷好,只是想要对您好,仅此而已。」


「跟吾走便不能再回来了,汝可想好?」「我能带走一人嘛?」娇小的少年依偎再神兽的怀中,将脸埋在他的毛皮内这般说著。

「你...愿意跟我走嘛?北京烤鸭。」「我的荣幸,亲爱的少爷。」

站在望京眺望著远方的家乡,手中紧握的刀刃泛著光,背对著北京烤鸭,令未央垂眸「你,会永远是我的,对嘛?」「是,永远。」「即便为我而死?」「即便为你而死,再您召唤我的那一顺,我的心就只为您跳动。」「假使我不爱你?」「不会有那天的到来。」

北京烤鸭平静的将令未央颤抖双手握住,将那把切断契约的刀刺入腹中,嘴角留下一丝鲜血,低头吻上那对煞白的嘴唇。

『契约成立。』一道白光化作圆环飞向令未央的垂发,彷佛发尾被人扣上一枚指环,与北京烤鸭的头是相似的花纹。


过了很久很久后令未央才知道当年为了救无法承受北京烤鸭这份强力契约的自己,他同意了宛如卖身契约的代理契约,只是为了救他这脆弱的生命,他将自己的骄傲踩碎。

仅仅是一眼,便是这个心神都赔进去了。

再以神君养子回到族里,当年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逐渐的消失,望著身旁笑盈盈的北京烤鸭,令未央沉默了。

至少效果不错,令未央身上的废物标签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族中骄傲。

嘛,烤鸭开心就好。


「少爷!少爷!」「唔...我睡著了?」被人轻轻推醒,令未央单手揉眼,看清是北京烤鸭,马上收敛起杀气,拱了拱安稳窝在怀中的小黄鸭们,迷茫的看著他「少爷,天气转凉了,在这睡会著凉的。」「可我懒得动了。」伸手轻拉北京烤鸭衣袖,慵懒的对他说道「抱抱~」「好好...真拿您没办法。」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