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x全职】第二章 前夜

 大量私设与原创人物

会有FGO的角色串场,比例不会太大





高月白满意地看着在等身镜前系领带的Caster,可谓是一表人才啊。

 

在收到使魔在教会被击落,高月白不以为意,本来收到家族给予的情报,这届的监督者可不是省油的灯,又因为自身的经历,对门外汉伸手帮助很正常,哼,真是多此一举,对于这些门外汉,监督者能给予的帮助少之又少,最多只能解说规则罢了。

 

「那么,master,属下出门了。」一身西装笔挺的caster温和地转头对着自己的御主告别,至从高月白发现在穗群原学院有英灵的气息,看来又是一个啥都不会的门外汉配上了二流的英灵,虽说圣杯战争尚未正式开始,但是趁机打击一番也是不错的战略,为了家族的荣耀,高月白决定冒着被监督者发现的风险,下令让caster去试探在学院内的那位master。

 

选择以老师的身分潜入校园,过程意外地顺利,毕竟固有技能的魅惑B+可不是装饰品,真的遇到不被魅惑的人,简单的魔术就能蒙混过关,轻而易举地获得在穗群原学院的教师身份。

 

最近穗群原学院有些不平静,新来的教师引起了需多女学生的关注,就连一般不会八卦的艾利斯,觉得自己快要被友人叨念的耳朵长茧了,天知道你一个男生一直关注男老师做什么,连人家眼角的泪痣都研究透彻,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master!master!我感觉到了从者的气息,要本剑圣去帮你看看吗?你放心本剑圣出马,没有谁搞不定的,要吗?要吗?要吗?』

 

艾利斯听见自己的从者的念话,为难的抓头『抱歉,saber,可能不行,等等是数学课有小考,你这样我无法专心考试。』『好吧,不过你放心,有本剑圣在,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我相信你』

 

黑板上三个大字,喻文州,讲台上的青年这么说道「你们好,我是你们数学的代理老师,小川老师待产的这段时间都由我来教你们,请多指教。」之后的话语艾利斯听进多少,全是自家从者的疯狂刷频『卧槽!!!!队长!!!不是吧!!!尽然是队长!!!!喔不!!!怎么会这样!!!如果是队长我该怎么办!!!!卧槽卧槽!!master我们现在快点跑啊,对手是队长更本打不赢啊。』『冷静点saber,银月小姐说过你是三骑之一,也是所有职阶数值最好的saber,如果你都退却了,谁来保护我?』『抱歉,我有点激动,没想到会在见到队长。』『没事的,银月小姐说过,圣杯战争尚未开始,这段期间的攻击都不被允许的。』『小艾利啊,你太天真的,这是战争啊,明文规定是规定,私底下如何谁有说得准,不过对方是队长的话,还是可以放心的。』

 

「那么今天上到这里,艾利斯同学放学后来办公室找我,那么下课。」『说好的可以放心呢?』『队长!!!你不是这样的啊!!!队长!!!』

 

带着忐忑的心情上完一天的课程,终于熬到了放学,黄昏映着不安,艾利斯颤抖地拉开办公室的门,空荡荡的办公室一个老师也没有,喻文州对着门口踌躇不安的少年说到「请进,艾利斯同学。」喻文州露出温和的微笑,被蛊惑的艾利斯双眼空洞的踏入的办公室。

 

一瞬间,四周场景巨变,幻化成了下着小雨的阴森树林,奇异的是雨水并不会沾湿艾利斯身上的制服「你的目的是甚么?圣杯战争尚未开始,你这是准备违规吗?喻老师。」「当然不是,亲爱的,我并没有对你施展攻击,踏入固有结界的人可是你自己喔,这并不算违反规定。」「真卑鄙。」「好说,到现在你的从者都没出现,是被遗弃了吗?真可怜,毕竟是门外汉,无法控制从者也是有可能的,好了,废话不多说,你是要自己弃权还是被我丢在诅咒之森饿死呢?」喻文州笑着单手插在口袋,一手松开束缚脖子的领带,逐渐逼近艾利斯。

 

「saber我允许你解放宝具。」「了解啦,队长拟态让我失望了!!!看我的语言之力!!!!」「什………少天!!?」喻文州不可置信地看着突然解除灵体话的黄少天,过于吃惊以至于忘记防御,硬是接下黄少天的宝具,漫天飞散的文字泡,全数对飞向喻文州。

 

「等等!!少天!」就在千钧一把之际,喻文州撑起了防御,对着黄少天说道「这是误会,我没想到是你,如果是你,我就不会攻击你的master了。」就在黄少天犹豫的时候,艾利斯开口了「让我的数学不挂科。」「不行,你成绩太差了。」「saber,给我打,别打死了。」「收到,嘿嘿嘿,队长你也有这一天,来吧,咱们来pKpkpkpkpk啦!!!!」「哇啊!!!!」

 

------------------分隔线--------------------

「我说真的不用阻止他们吗?」令银月望着已经破洞的天花板,看着一旁再偷吃他放在冰箱的哈根达斯的灵,额头冒着青筋问道,「你有办法阻止吗?」灵冷冷的对着令银月说道「我其实可以的,只是……你比我还惨吧……那可是Berserker啊,你为啥会召唤Berserker啊。」「你资料说这是最强职阶啊。」灵挖了一口冰淇淋,继续说着。

 

「……是没错啊,可是你根本无法控制他啊!!!」「我怎么知道啊,她明明可以正常交流啊,谁知道他看见突然攻击你啊,你家的从者是怎么回事啊,不对啊,你为啥会有从者啊?」「天降的,真的,我连魔术阵都没话,他从我家的防御阵跑出来的。」

 

令银月一边解释一遍抬头看着一路从交会屋顶打到后花园的两位英灵。

 

叶修一身价值不斐的服饰就在韩文清的攻势下毁了,这时令银月感受到一旁友人隐藏在从容之下的吃力,深深叹了口气,对着叶修说道「还在玩甚么,给我马上制服Berserker,你做不到就换人来,我多的是从者。」「呦,小姑娘不能这么说啊,再怎么说,老韩会攻击人,还不是你吓到人家。」叶修叼着烟笑道,反手挡下了韩文清的攻击。

 

就在叶修牵制韩文清的一瞬间,一枚漆黑的光束差过韩文清刚毅的脸颊,令银月一手扶着因为魔力被人抽空而痛苦不已的灵,左手比出一个七,食指对着韩文清。

 

「Berserker,这是警告,不是以监督者的身份,而是以灵的挚友的身份,你敢在乱动分毫,我就送你回英灵座。」「啧啧,小姑娘脾气真大,行了,老韩,你差不多也冷静下来了吧,在狂化下去,你的小主人就要一命呜呼。」「闭嘴!!!」

 

令银月突如其来的斥喝,道是让叶修有些诧异,银白色的发丝虽风飘扬,低着头的少女微微颤抖,像是在隐忍着甚么。

 

「抱歉……谢谢。」「唉?」韩文清突然开口,令银月尚未反应过来,手中昏迷的灵就被他抱在怀中,对着不远处的叶修点点头后,跳上远方的树干,维持的公主抱灵的姿势,快速的移动离开。

 

「……看来有必要好好的调查一翻。」令银月望着逐渐离去的身影,以及伫立在屋顶抽烟的叶修,低声喃喃道。

 

晚间,令银月一手举着马克杯,一手端详下午让咒腕、静谧以及百貌等人分头去找寻本次参赛着的数据,除了已知的那位魔术世家的大小姐,还有今日来询问规则的主从们,还有一些躲藏的组合。

 

看着这些资料,令银月才终于明白哪里不对了,作为经历众多圣杯夺还战争的master,望着手中资料的不寻常之处。

 

所有master共有7个,但是从者数量的不对。

 

有重复职阶,加上今日早上遇到的周泽楷。有两名Archer,虽然另一个躲藏起来,但并不像是违规者,指绍他的魔术能力只年算是个半吊子,怎么能还会作弊的违规召唤,唯一可能的理由是圣杯给予的。

 

「小姑娘要出门?大半夜的?」「你是不是傻了,叶修,夜晚才是魔术师的时间啊。」你转开手把无奈地说着,话语刚落一阵风拂过,等令银月回神,人已经被叶修抱在怀中,站在屋顶上。

 

「走吧,一个小姑娘家走夜路多危险啊,我陪你吧。」

 

晚风拂过令银月的裙襬,一身改良过的唐装穿在身上,朴素的布料,其实暗藏玄机,那是来自某位魔女的心意,将防御魔术一针一线的缝入暗色的缎面,这套礼装可以说是跟着令银月尽力无数的战斗必备的战袍。

 

「冬木大桥,结界没甚么问题,前往下一个地点。」令银月刚要转身,一颗银色的子弹划过她的裙摆,等她回神,人已经被叶修抱起跳离原本的所在地,千机伞横在胸前,看似破绽百出的防御,但身经百战的令银月看的出来叶修的能耐,那是所有动作的基本起手式。

 

「呦,这么快就不耐烦的跑出来了?袭击Ruler你知道这代表甚么吗?我家master可不是好惹的喔,你是打算跟监督者宣战?」「Ruler与监督者的组合吗?确实有趣,这可谓是最中立的裁判啦,前提是,监督者没有私心。」

 

「你想表示什么,本来这就是各凭本事,上届圣杯战争,远坂家还不是与监督者连手,我扪心自问可没特别偏袒谁。」「呵呵,有趣,你是谁都给予帮助吗?未免太过自大了吧。」令银月对于暗中之人的耻笑冷哼一声,离开的叶修的怀中,手指合并比出剑式。

 

「那我们就来看看是谁比较自大。」话音刚落,剑指对空虚划,一道人影被迫从暗处拖出,拉到令银月面前,就在双方距离逐渐接近,叶修抓准时机,千机伞一刺,阻挡了对方的攻击,令银月趁机补了黑影一脚。

 

「唉,一个姑娘家的,何必这么暴力呢?」对于令银月这般粗鲁的,叶修忍不出叹息,,白费人一张好脸蛋,「抱歉,习惯使然。」令银月对于倒不担心那个在他脚边躺尸的英灵,刚刚用了法宝把他拉出来,就打定主意部会让他动弹了,除非对方的master使用咒令。

 

「咳咳,该说不愧是你的master吗?跟你一个德行,叶修。」那名英灵发觉自己无法动弹,咳了几口血,无奈地开口了「冤枉,跟我无关,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沐秋。」「你朋友?」令银月挑眉看着被他踩在脚下的英灵「是啊,老朋友。」「咳咳,那个,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个角度会……咳咳…」苏暮秋的话尚未说完就被令银月轻踩了几下。

 

「哼,我的决胜内裤可是毫无破绽的,就算是最古之王也会拜倒在他之下,不管是贤能的那位还是年轻的那位。」令银月毫不在乎自己的内裤被他人看光,反而自豪的挺起眉甚么起伏的胸口。

 

「好了,就你手上的武器,我就称呼你为Archer,这位Archer先生,你要不要招供一下你家master的意图,不然我会让你一直看我的胖次喔,你就羞愧而死吧,不对你已经死了。」「小姑娘,你……」「哈哈,该说不愧是叶修的master,不过很可惜我也不清楚我的master意图,不过给你个忠顾,圣杯……」苏沐秋的话说到一半,便突然消失,看来是被master使用咒令强制招回。

 

「该死该死,可恶,Archer的话真多,哼哼,不过就算你知道了也已经来不及了,监督者,不对,令银月,你的英灵我势在必得,我们走着瞧。」「等……」没等令银月反应过来,对方master气息已经消失,她随即扭头看向叶修,但后者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我的英灵……呵,又能耐就来抢啊,看是你先被我抓到,还是我先失去英灵,违规者。」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