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X全职】 第一章 冬木市

大量私设与原创人物

会有FGO的角色串场,比例不会太大

就问你有媚惑的小周怕不怕(乖巧




白发的少女手提着轻巧的皮箱,一身黑色西装,柔软的长发被一把高束起来,快步地离开了机场,拦下了一台出租车「请载我到冬木教会,谢谢。」

 

「您好,我是教会派来本次圣杯战争的监督者。」令银月推开教会大门,看见虔诚地跪在十字架下祷告的圣职者,少女有些讶异的微微张开嘴唇「四郎??我以为是绮礼,甚么嘛,如果是你,我就不用这早赶来了。」「原本确实是绮礼,只是后来变成我而已。」「看来我是不是该稍微限制你的行动呢?」令银月歪着头思索道。

 

「怎么会呢?这一切都是为了您的安全着想啊。」天草四郎起身迈开步伐想令银月走来,突然有什么东西掉落至地上。

 

那是一本剪贴簿,上面全是白发少女的照片,各式各样,什么场合都有,甚至还有睡颜跟更衣。

 

「等等,银月你听我解释啊。」「以咒令令之,天草四郎时贞,没有我同意不得离开迦勒底。」然后低头点开通讯器「马修,我回去再处理,先将四郎禁足。」「明白了前辈。」「可恶,真是一点都不能放心。」令银月叹息的交接监督者职位后,卷起衣袖开始整理家族安排给自己的住所。

 

因为时差,所以提前就寝的令银月,因为口渴下楼准备喝水,在经过仓库时,发现仓库散法着微光「咦?怎么会有光?仓库我记得是我放镇眼的地方啊?」抱着疑惑的心情推开了仓库的门。

 

「呦,小姑娘,你就是我的master吗?」「啊????」

-------------------------------分隔线--------------------------------

在冬木市某处不知名的森林中,一名烟灰色短发的女性,伸出烙印着红色花纹的手掌,向着草地上的魔法阵喃喃说道。

 

纯银与铁。与基石签订契约之大公。

筑壁于降临之风前。闭四方之门。自王冠而出。

于前往王国之三岔路上循环往复吧。

闭却、闭却、闭却、闭却、闭却。

周而复始五回。

然盈满之时便应废弃。

――――宣告。

汝之身体听吾号令,吾之命运系于汝剑。

如遵从圣杯之归宿。顺此意、从此理者,响应吧!

于此起誓。

吾为成就世间一切善之人。

吾为施行世间一切恶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

从抑止之轮而来,天平的守护者啊―――!

 

就在女性咏唱完毕咒语,魔法阵发出亮光,一阵刺眼的光芒消失后,一身黑色长袍的男性矗立在阵法中央,柔和的嗓音低声询问「caster谨遵降临,试问你就是我的master吗?」银发的青年语音刚落,一阵风轻轻撩起他的长发抚过他俊秀的脸庞,不同于常人细长的耳朵微微灵动,对着面前的女性轻笑着。

 

 

少年惊讶地连手中的冰棍掉落在地上都没发觉,被眼前的男子吓得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英俊潇洒帅气的剑圣闪亮登场啦,耶耶耶耶!!!你就是本剑圣的master,看起来好年轻喔,啊啊啊,好浪费喔,冰棍掉在地上了,啊对了,saber回应召唤,多多指教啦。」

 

「啊?」「就是本剑圣是saber,你是master,这样懂吗?」「不懂,所以什么是saber?」「就是剑士的意思,不行本剑圣的master竟然是门外汉,明天带你去教会。」「喔,那就请你多多指教了,saber。」金发的少年微笑地对着剑士伸出手,对方也热情的响应道「多多指教了,master。」

 

一身绿色斗篷的男子,无奈地轻拉自己头上的巫师帽,顺便把拔到自己肩上调皮地的猫抱下,轻轻嗓门,对着沉迷于猫堆的女子说道「Rider………不要咬我的帽子,真是的,斗篷也不行。」男子蹲下身想将自己的斗篷从猫口中解放,却徒劳无功,担忧强力抢夺会伤到幼猫的口牙。

 

一旁被猫咪包围的棕发齐肩的女子完全没有发觉凭空多出一个人,只是依旧沉浸于猫咪粉嫩粉嫩的肉垫。

 

可怜的Rider就这么被master无视了很久很久,契约还是隔天签订的,期间还多次被猫咀嚼斗篷。

 

「好痛……不对现在不是喊疼的时候,你刚刚说你是啥来着?」女子因为不留神而被针扎出了血珠,面容惊恐的望着眼前身上挂满许多排子弹的青年,青年单膝跪下,与女子保持差不多的高度,牵起女子手伤的手,伸出浅粉的舌头将血珠舔落「啊啊,真浪费啊master,我再说一次,Archer,回召唤,多多指教了。」青年细细舔舐着女子的伤口,没多久刚刚受伤的地方晚完好如初,彷佛刚刚的都是错觉。

 

--------------------分隔线-------------------

「所以你说你是Ruler?不对啊,理论上,Ruler的master应该是圣杯才对,再说我没有咒令啊。」「小姑娘右手得难道是刺青?」「不不这咒令不能再迦勒底以外的地方召唤英灵啊,难道说……」「就是那个难道说……」在女子垂眸思索,面前的Servant很自然地接过说道。

 

「原来世上真的有这种人啊。」「小姑娘,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那你的真名呢?虽说是Ruler知不知道并不影响,反正你并没有想参战的理由吧。」「真名啊,我叫叶修。」「啊?没听过??」「呃,可惜我真的叫叶修,止于为何成为英灵我也不明白,按照英灵的定义,我确实不是甚么让人耳熟能详的大英雄……」叶修说道一半,突然沉默了,令银月望着他落寞的表情,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没事,我有遇过比你更糟糕的,你放宽心吧。」

 

无星之类的世界之恶,还有甚么比他还糟糕的。

 

隔日,清爽的早晨,令银月下楼看见将自己卷缩在沙发休息的叶修,无奈地拿了毯子盖在他身上,转身走向厨房,全然没有看见在他转身瞬间睁开眼眸的叶修。

 

「唔,我看看,还有鸡蛋跟培根啊,食材有些少,等等出没去采买吧。」令银月看着有些空荡的冰箱,因为多了一张嘴吃饭,这些食材可不够他们吃「小姑娘可以不用准备我的份,英灵不需要进食的。」「抱歉,我习惯了,来,请用,我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自豪的。」

 

毕竟在迦勒底并不需要他出手,唯二自豪的才能,知晓的人一个昏迷中,一个灵基消散,不是甚么值得开心的结果。

 

「对了,叶修,我等等要去教会一趟,虽然距离圣杯战争还一段时间,但是昨日我感受到了有几处强大的魔力波动,还是去看看情况,以防万一。」「没什问题……怎么了吗?小姑娘?」叶修不解的看着皱眉定着自己打量的御主,有谢困惑的开口询问。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需要一套衣服,啊!对了,我记得这栋房子以前三哥游学使用过,我去找找看。」令银月想到就马上付出行动,很快地就朝道一整套的黑色衬衫蓝色牛仔裤,用咒令威胁不合作的叶修,在他撇嘴的进了浴室,令银月才回神,啊,这家货对魔EX啊,咒令没用的。

 

然而等令银月烦恼以后怎么约束叶修,浴室门被推开,黑色衬衫服贴在叶修流线的身材上,一双修长的腿,令银月只盯了他五秒,然后转头看手表,让叶修怀疑是不是自己魅力减弱了。

 

呵呵,人家迦勒底最后的master甚么美色没见过,但还是要夸夸自家英灵「不错,挺有模有样的,比你那套概念礼装顺眼多了。」天知道看见叶修的概念礼装,他都要认不出颜色了。

 

教会与别墅距离大约10分钟的路程,当你来到教会时,看见了一名身穿黑色风衣的青年英姿飒爽的伸出手挡在一名女孩身前,被当在身后保护的女孩好像不明白青年为何如此紧戒,而他们对面是令银月熟悉再不过的熟人。

 

「呦!这不是小周吗?怎么一大清早的就上教会,出了什么事?」虽然令银月知道叶修有真名看破,但是看这表现,这并不是真名看破带来的效果,可能是生前是熟人,令银月侧头对着叶修询问「你熟人?」「算是,一个后辈。」

 

「前辈。」被称之为小周的青年只是没有收回戒备,随口响应叶修,目光一直紧盯着他面前的女性,彷佛对方是甚么生猛野兽,而这时光点汇集成一道人影,对着黑色长发的女性斥喝道「太松懈了。」原先有些楞神的女性马上回过神来,令银月看他情况发现了甚么,突然大笑「哈哈哈哈,灵你也有今天啊,被这小伙子魅惑,你的Servant说的对,太松懈了,这十几年的魔术白学了哈哈哈哈……咳咳……呼…谢谢。」令银月像是被点到笑穴意半的疯狂大笑,笑到差点喘不过气,还是一旁的叶修轻拍你的背部才缓过来,令银月低声道谢。

 

「谢什么,哥只是不希望你死因是笑到缺氧。」「你说好话会死吗??」叶修笑而不语,侧头望着被令银月称为灵的女性身旁的Servant「连老韩都来了,该不会整个联盟都来打圣杯吧。」对于叶修的话语,被称为老韩的Servant没有响应,只是专注看着自己的master,避免对方有出意外。

 

令银月看双方没有一开始的剑拔弩张,拍手引起注意「好了,双方都把武器收起来,有事的进来没事的滚,身为监督者的我是很忙的。」说完,拿出钥匙打开教堂的大门。

 

在叶修的帮助下,令银月知道了拥有魅惑技能的小周全名周泽楷,因为大家都认识,也就没刻意隐瞒真名,周泽楷的master是为见习魔术师,但是对圣杯战争完全不明白,表达能力不好的周泽楷决定来寻求间度者的帮助,然,这件事其实监督者可以拒绝请求的,可能看你在听完他们的要求后沉默,周泽楷有些慌张,不知所措的看相叶修希望得到对方的帮助,头上的呆毛摇曳着。

 

令银月也感受到了周泽楷不自觉散发的魔力,这魅惑的等级不低,可惜对上你着身经百战的master,难怪好友会中招,据叶修透漏,这魅惑等级有EX,妥妥联盟第一脸。

 

「别紧张,我没有不打算说明,作为监督者说明这件事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嘤……」因为令银月的停顿,紫黑发的青年有开始不知所措,「唉,小姑娘,别玩了,说正事。」揉揉被叶修推的后脑勺,令银月轻轻嗓门「对于门外汉来说,这点魔术水平很难在接下的圣杯战争中存活,据我所以指此次圣杯战争至少有一名来自于魔术世家之后参赛……」「保护…master…」白发少女歪着头望着周泽楷坚定的紫眸,将接下来的话语吞入腹中。

 

嘛,你参不参加本来也与我无关,有决心就好啦,令银月心中想着,开始对著名为叶言的女孩解释了圣杯战争规则,让叶修去送两人离开。

 

「好了,轮到你了,灵。」


 
评论(16)
热度(29)